【伞修】Hurricane

【嘿,沐秋。

展信佳:

这是第十个年头。

兴欣拿了冠军。

送给你我的荣耀。

          ——选自叶修一生中从未被寄出的信。】

 

【No matter how many times did you told me you wanted to leave】

【无论多少次你告诉我你想离去】

【No matter how many breaths that you took you still couldn't breath】

【无论多少次呼吸你仍旧觉得窒息】

 

【No matter how many nights did you lay wide awake to the sound of the poison rain】

【无论多少个夜晚带毒的雨声让你难以入睡】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痕迹开始慢慢的消失。

从每日下午的饭桌上总是少了一人,到莫名再无人品尝第三杯凉白开,被他失手砸了一个小缺口的小茶碗不知失落在哪一次捣捣弄弄的整理中。游戏公告中一叶知秋身边再没了那个不知被多少人恨着骂着的抢BOSS也好副本首杀也好公会战也好永远助纣为虐的秋木苏,那个灰色的头像再也没有亮起来过,但是除了叶修和苏沐橙,也就再没有人会把好友列表一拉到底就那么怔怔的注视那个明知永远也不会明亮的名字。

十年之前,几乎所有玩荣耀的人都认识他。他们也许为这么一个枪系精通的大神创下的赫赫记录从心底敬佩,但也有的,会对他在各种BOSS战中翩飞的身影恨得咬牙切齿。

但在十年以后,再没有人记得他。

问起秋木苏的名,大多都是那样“啊,那是谁?很厉害吗?”的不解与莫名。

世界很大,但记住苏沐秋那短短十八载的,只剩下两个人。

一个,是苏沐橙。

 

而另一个,是叶修。

 

【Where did you go? where did you go? where did you go?】

【你去了哪里? 你去了哪里? 你去了哪里?】

 

叶修把苏沐秋的死讯告诉了老魏。

那个时候他们正猫在悬崖旁边准备守着野图BOSS。

对面沉默了几秒发来了一个省略号。

然后就再没摆脱沉默。

原本叶修看见这样的情形一定会上手嘲讽两句。

可他现在却什么都不想做,只是调整了一下角色的视角,呆呆的注视着荣耀的界面。


他看到的是整个荣耀最美的一片景。

但却再没有那个神枪手眉眼弯弯的倒影。

 

【Heart beat, a heart beat, I need a... heart beat, a heart beat...】

【心跳,一次心跳,我要一次…心跳,一次心跳】

 

叶修死死攥着苏沐秋的手,但是无论他怎样用力拥抱他。掌心的温度都一寸寸地凉下来。

心跳,一次心跳,我要一次…心跳,一次心跳!

“嘀——”


死气沉沉的仪器上忽高忽低的线条终于突兀成看不见尽头的光。

 

 

 

 

【Tell me would you kill to save for a life?】

【告诉我你会不会杀戮,只为一次拯救】

【Tell me would you kill to prove you're right?】

【告诉我你会不会杀戮,只为证明你的正确】

 

“……喂你想想,有没有可能只是那家伙昏迷了没死,只是那个时候失踪了而已?”

“没可能了啦。”

“这么肯定干什么?你又没就看到现场,说不定人家是失忆了呢?指不定过几个月人儿可自个儿回来了。”

“还失忆?搞得那么狗血干什么?人没了就是没了。再说了,他都已经一个多月没去接沐橙放学了。妹控得什么一样的那家伙,怎么可能转眼间把妹妹扔了?”

“……”

“还有啊……”

 

“荣耀里……我找不见他。”

 

叶修把键盘一推,甩手关了和老魏的对话框。

 

 

【Crash, crash, burn let it all burn】

【冲击 冲击 燃烧  烧了一切】

 

叶修其实很想用火焰埋葬那些记忆。

只是当他真的尝试那么做的时候。

带走了苏沐秋的那场大火就从心底无可阻挡的漫了上来。

那火,远比叶修试图烧掉记忆的火焰更加炽热。

 

大概是因为用的汽油?叶修这么想,有些无奈的笑笑。

 

【This hurricane's chasing us all underground】

【这飓风将我们打入地底】

 

苏沐秋!!!

苏、沐、秋!

 

苏……沐秋。

 

十年以后,叶修再谈起他的时候,语气已经没有了任何波澜。

“嗯,苏沐秋。”

 

【No matter how many deaths that I die, I will never forget】

【无论我死去过多少回,我都不会忘记】

【No matter how many lives I live, I will never regret】

【无论我生存过多少世,我都不会后悔】

 

其实叶修很清楚自己在苏沐秋刚离开的时候做的决定有多不明智。

那个时候,在荣耀前途尚不明朗的时候,在他们除了荣耀不再拥有其他任何出路的情况下,在好像世界上所有人都认为他们应该放弃的时候。

是的,是应该放弃的。从当时的情况来看,不论是做理性的分析还是感性的思考,放弃是最简单不过也是最为成功有效的途径了。

他可以回家,他有地方可以让他在狼狈不堪的情况下没有一丝后顾之忧地进入温暖的家的水坑肆意的打滚。

他当然也可以把苏沐橙带回家。

看啊,多简单。所有问题都解决了,不是么?

 

可他不愿意。

死都不愿意。

 

要说原因的话。

那大抵是因为……他傻吧。

 

 

哪怕只剩下我一个人,我也会带着你的那份一起,取得我们两个人的荣耀。

 

【There's a fire inside, of this heart, in a riot, about to explode into flames】

【心中有火在烧,在躁动,就要在火焰中炸裂】

 

叶修绝不承认自己在醉了酒之后抱着苏沐秋死不撒手还在对方被子里睡了一晚上。

第二天他醒的时候苏沐秋也是用醉酒的理由一脸正直地向他解释为什么自己也搂着叶修一晚没撒手。

叶修面无表情地看了看苏沐秋那一本正经的脸,没说什么,只是指甲掐着对方腰间上的肉转了个半圆。

 

“嗷!”

 

 

【Where is your God? Where is your God? Where is your God? ...】

【你的上帝在哪 你的上帝在哪 你的上帝在哪】

 

叶修其实本来不信神的。

苏沐秋快挂了的时候他还是真心相信过一段时间的,死马当活马医嘛,是被逼的真的没办法了。

后来叶修就再也不信神了。

也说不上信不信的,只是他老人家总是不在服务区罢了。

 

 

【Do you really want?】

【你真的想要?】

【Do you really want me?】

【你真的想要我?】

 

“喂,苏沐秋,挂的这么果断,说好的爱呢?”

 

“呵。”

 

 

【Do you really want me dead?】

【你真的想要我死?】

【Or alive to torture for my sins?】

【还是活着为我的罪恶接受拷问?】

 

“喂,叶修,嫁给我好不好?”

这样说着的少年,却掩不住忍笑的神色。

“呵呵,打哥的主意?沐秋你可以去死了。”

叶修嘲讽的笑笑,吐了个烟圈。

 

 

真的只是,玩笑话。

 

 

【Tell me would you kill to save for a life?】

【告诉我你会不会杀戮,只为一次拯救】

【Tell me would you kill to prove you're right?】

【告诉我你会不会杀戮,只为证明你的正确】

 

     假如能重来一次,他那天一定会以买烟为借口怎么都要跟着一起出去。

     不一定能救得回来,但总好比缩在电脑桌前打荣耀时收到这么个愚人节大礼要好受得多。

    起码……他还能试图努力一把。

 

【Do you really want?】

【你真的想要?】

【Do you really want me?】

【你真的想要我?】

【Do you really want me dead?】

【你真的想要我死?】

【Or alive to live a lie?】

【还是活着度过虚伪的一生】

 

“兴欣不错啊,这势头你们要拼个总决赛还真不是说说罢了?”

“那是,哥的队伍,能差嘛?倒是现在的嘉世,你还准备撑着?”

 

沉默,和一声叹息。

 

 

“大不了从头再来呗。”

 

“也是,不过就和当时建立嘉世的的时候差不多了,这次没了我的帮忙,你一个人可得好好折腾了。不过是你的话——”

 

 

 

呼吸,微笑,停顿。

 

“沐秋,常规赛再见。”

 

 

 

他睁开眼。入目是昏暗的床板。老魏的鼾声一起一伏,听起来莫名的渺远。

 

月光很凉。他把自己缩进被子,感到浑身抑制不止的冰冷。

 

 

他又闭上眼。

 

 

 

 

END!

 

 

 

叶神的生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生·贺!

 

感觉要被打了ORZ……最后,确实就是一个美好的梦境。

 

方框里的都是歌词,歌名就是标题。Get?

 

不多说了这是生贺这是生贺这是生贺这是生贺默念一百遍。

 

嗯,就这样。这里水银/阿苏。

评论(4)
热度(7)

© 尺·丈量天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