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放♂松(包罗)上

       食用说明请注意:

       1、没错它就是一篇突发肉嗯,因为看语c群里魔性的对话导致看了别人写的肉自己也蠢蠢欲动……【不我其实是第一次写肉真的只是看猪跑了太多次而已……

       2、现在已经有点后悔,带有一种神奇的心情叫做啊又期待又害怕【呵呵】于是前面铺垫铺垫铺垫,原本以为2000极限了现在2600还没有脱衣服卧槽【。

       3、其实我的想法是最好不要有下了就这么完结才是真绝色_(:_」∠)_

       4、T酱安娜你们看我也是蛮拼的……虽然安娜你猜数字那三连挂简直哈哈哈哈不得不点蜡,真心疼……

       5、挑包罗这个CP真的只是因为好写啊……相信我我的本命是all叶,男神是叶修

-------------------以下放文----------------------

       已经很晚了,从不算宽大的玻璃窗间透下来的月光模模糊糊的,凝在地板上一片浑浊的白却偶尔会闪过两三块断断续续的阴影。按理说这样的夜晚,训练室里该是浓稠的暗色与静谧,机箱整整齐齐的排成几列,原本该在夜色中沉默的荣耀专属读卡器上红黑双色的logo现在却被显示器上的刀光剑影镀上了一圈微弱的光晕。

       罗辑还留在训练室里,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上不停转换的视角。训练早就结束了,再怎么加训也不至于留到这么晚。事实上他确实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但是罗辑自己无比清楚操作上经验上自己无疑是兴欣的短板,真正上场比赛的次数还远远比不上被外界评论为最大短板的牧师安文逸。一想到常规赛里兴欣接连遭遇的战斗,以及前天叶修不知有意无意对自己嘟囔了那么两句:“也该上场练练了啊。”罗辑就感觉手心紧张得直冒冷汗。

       今天训练结束时,他忐忑了好久才鼓起勇气结结巴巴地对叶修说想留下来自己再练练,刚从显示器前站起来,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的兴欣队长慢吞吞的抬头扫了他一样,“可以啊,想留就留呗,走的时候记得锁门。”然后就把钥匙随意地扔了过来,他手忙脚乱的接过那一点银光,掐着点来看望他们训练的陈果恰巧撞到这么一幕。大概是最近越发紧张的气氛导致老板娘一点就炸,指着叶修又是好一阵的责难,在苏沐橙的劝说和叶修没精打采的小声告饶下才硬生生收回了那只蠢蠢欲动想要捏上叶修耳朵的手。

       “记得要早点回去啊,别累着了。”走之前,陈果还对他好一阵子的嘱托。在他连连点头之下才有点恋恋不舍得离开了。

       果然是要到后半赛季了,兴欣的战斗愈发艰难,虽说有着方锐前辈和魏琛前辈不时斗斗嘴,以及叶修前辈无CD的嘲讽,但每次训练室的气氛依旧紧张,每个人都在尽可能的磨练自己的技术。前几天他记得团战练习的时候,安文逸的治疗小手冰凉出了个莫名其妙的失误。自己盯着队伍频道里跳出来的那句“不要紧张。”上顶着亮黄色的ID君莫笑,再三心里告诫自己不要紧张,不要出错,可手指就像不听使唤了一样,召唤出来的灵猫跑错了一个身位格险些就这么挂掉。

       这种状态下保持冷静果然还是太勉强了么……罗辑想,也是,他们这几个初入战场的新秀不觉得紧张的恐怕没有……吧!

      哎哟自己怎么忘了那个什么时候都没心没肺的包子。对于紧张气氛视而不见,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就是喜欢不分场合的开玩笑,第一次见面就莫名其妙的拍着他的肩膀说“大哥罩你”,怎么纠正都是虚心认错死不悔改的那句让自己无比尴尬到后来却也就适应了的……

       “小弟~!”

        的包子。

       罗辑推了推下滑的眼镜架,继续把注意力集中在对战视频上,努力的试图忽略搭在他肩膀上的那只手。

       嗯,这一定是幻觉。才没有别人呆在训练室里呢。把手搭在我肩膀上的那个人我才不认识呢。那样傻缺犯二的笑容才不是那个没心没肺的包容兴的呢。现在跑来找我还带了一句语气荡漾的小弟的那个家伙才不是包子呢!

       “小弟~!”

       埋在自己颈窝边的的脑袋毛茸茸的,发丝刮擦到敏感的皮肤痒痒的微微泛了红,起先罗辑还能自欺欺人的对着屏幕目不转睛。但是好景不长,被突然袭击的罗辑毫无防备的叫了出来,包容兴对着他的脖子就咬了下去,一口不够犹不松口,温热湿润的舌头凑在那里慢慢舔舐,些微的刺痛与酥麻交织开来,他浑身不由得一颤,握在鼠标上的手一抖,屏幕上激烈的视频突兀的定格下来。

       这下可是没办法装作不认识当做没听到了。罗辑无奈地推了推干脆半个身子压在自己身上的包子,188的身高使得他能轻而易举的把相比之下瘦瘦小小的罗辑环在怀里,也能顺理成章的把手一伸就能够到对方的裤腰上。

       这个流氓开始履行他的职业道德。修长的手指灵活的钻进了衣裤间的缝隙,在罗辑细瘦的腰线上摸了两把,随后那令人颤抖的热度沿着脊椎往上慢慢挪移,一节一节揉按着椎骨,攀升到胸口处划了个半圆,指尖找准了微微凸起地红缨就开始挑逗的揉捏。罗辑只觉得自己腰间一下子软了,他咬着自己的下唇,感觉到在自己身上作崇的手不断地游移,乳尖颤颤巍巍地立了起来,几乎毫无抵抗的被挑起了情欲。

       包子还是半压在罗辑身上,两人凑得极近,温热的吐息映在罗辑肩头。隔着有些粗糙的布料感觉到的却是肌肤相贴,罗辑喘了几声,潮红不受控制的漫上脸颊。包容兴偏了偏头,像咬小蛋糕一样咬了咬罗辑的鼻尖,之后贴上了罗辑因喘息还未闭合的双唇。

       舌头很顺利地滑了进去,开始到处舔舔转转。不知道是被惊呆了还是怎么样,罗辑慢了一步的反抗还未掀起什么大浪就被压了下去,僵硬的不知道干什么好的舌头被对方卷起,舌苔摩擦着有种黏黏腻腻的甜蜜。罗辑被对方带着探索着口腔里的疆界,被吻得直唔唔唔唔的承受着。

      借着显示器屏幕的反光,罗辑可以清楚的看见衣衫凌乱满面潮红的自己。衬衣被撩起了大半,长年累月不见光的身子白皙得像是上等的羊脂玉,胸前的两点红缨被玩的充血挺起,在快感刺激下被逼出的生理性盐水留在眼角一片亮晶晶。偏偏罪魁祸首还一身衬衫牛仔裤不说是整整齐齐,却都还好好地套在正主身上。就好像是落了什么东西返回来取,对他来说正经地可以再打两盘荣耀的装束呆在训练室里……

       等等……!训练室?!

       罗辑一下子从不断上涌的情欲中清醒过来。这可是训练室,平时大家聚集在一起训练复盘的场所!明天大家可都还要一起坐在这个屋里打荣耀,这么个对于职业选手来说正经严肃的场合他却……

       尴尬与羞耻堆积在一起,罗辑心里恨恨的教训了一边自己。脑回路不一般的包子也就算了,怎么连自己都在陪他荒唐!调集了一下酥软的身体里所剩不多的气力,罗辑猛地往后推了一把包子,勉强让他退了几步,自己则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被推开的包子不满地哼哼了几声,不解地小声咕哝:“干什么啊小弟?”还没等着罗辑回答,就又要凑上去。

      “喂喂!快停下,这里是训练室哎!你在这里乱发什么情啊?!”

       罗辑急忙推阻着,包子却开始脱他的裤子。狼狈的左扭一下右退一下,罗辑试图唤醒包子跟无效数字一样的智商和理智,却在包子干脆把手伸进他裤子里的时候倒抽了一股凉气。

       他并非是没有感觉的,被包子这么一连串弄下来,一向自豪的理智头脑快被欲火烧了个干净。好了,这下不用阻止了,他欲哭无泪地想。他自己都被弄得硬了。

       罗辑身上还穿着兴欣的队服。那队服几乎无限接近于运动服,和别的战队高大上的队服简直不能比,理由是老板娘囊中羞涩。反正战队里也没几个在意的,对于队长叶修来说,反正这种和荣耀无关的东西除了烟以外他都不在乎。

       包子是回去过上林苑去的,现在身上也是自己的衣服,普普通通的衬衫和牛仔裤,松松垮垮的,挂在包子那样模特一般的身材上却穿出了一种狂放不羁的性感。

        嘛,说了这么多,其实就一件事。

        这两种衣服,都很容易脱。


评论(23)
热度(23)

© 尺·丈量天地 | Powered by LOFTER